收藏本書 | 我的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月評票 | 返回書頁
首頁 -> 全勤安保 -> 書目 -> 第八十六章 風雨同舟

上一頁 | 下一頁『 提示:本系統支持鍵盤左右方向鍵[←][→]翻頁 』
第八十六章 風雨同舟

    86、風雨同舟

    收集情報的方法不一定需要高科技,那些精密的儀器代替不了古老的人工搜索的方式。尤其是在叢林之內,高大的樹木跟多變的天氣讓那些精密儀器隨時會變成一堆廢鐵。這是莫磊跟周睿的心得體會,實際上,打過叢林戰的人都明白這個道理。

    凌晨四點,格拉卡山脈深處幽靈般地冒出兩個人影。

    莫磊用雙手持著瓦爾特P99,背囊里裝滿了炸藥,弓著腰跟瓦西多間隔十米在密林里穿行,他的腳十分小心地在地上試探著前行,避免踩斷枯枝發出聲音。他盡量避開灌木,以免樹葉或者荊棘掛在衣服上弄出窸窸窣窣的響聲。只要有可能,他就會穿越林中的空地,盡量沿著樹林邊緣行走,以免在無云的夜空映襯下現出自己的側面輪廓。

    但夜間行進中最主要的不是怕人看見,而是怕弄出聲音。在寂靜的山林里人的聽覺變得靈敏得出奇,他能聽見有蟲子在咕咕叫喚,有潺潺的水聲,鳥兒的啁啾聲,以及頭頂上方高空樹葉在微風找那個晃動的沙沙聲。但這里沒有人的聲音,沒有咳嗽聲,沒有嘀咕聲,沒有那種只有人才能發出的、清晰可辨的金屬聲。

    單腿跪在地上,莫磊耐心地尋找著人的蹤跡。終于找到了,是往返的足跡,他跨出一大步,跨過那條狹窄的土路,然后停下來。瓦西多跟莫磊形成了一個密切配合的雙人隊形,彼此能互相配合照應,但卻不可能被同一個點射同時打中。

    他一邊警惕地朝前奔走,但每走幾十米便會停下來往后看看瓦西多,他希望自己能帶著他進來,也能將他安全地帶回去。瓦西多是獵人,不是士兵,夜襲站斬首這種事情,還是自己親自動手會比較好。

    他們收集了兩天的信息跟各種資料,才確認了瓦倫汀的老窩所在。但周睿的身體無法參與戰斗,只能是瓦西多能夠用他精準的槍法來協助莫磊了,瓦西多還從村莊里收集了炸藥交給莫磊,他的工作就是負責清理外圍,以免進入到營地內部的莫磊身陷險境,羅門托老頭還給他們帶來了兩個單筒夜視儀,這讓莫磊大喜過望,畢竟這玩意兒對于瓦西多使用的確可以如虎添翼。

    瓦倫汀他們能有多厲害呢?

    莫磊一路走一路思考,隨手在路上摘下幾多大曼陀羅鮮花塞進背囊。

    或許裝備精良,畢竟有了錢哪里都能買得到好武器。但,錢能買到好軍人嗎?答案是否定的。

    莫磊通過微光夜視儀注視著前方,現在是瓦西多走在前面,他看到夜視儀里外瓦西多灰綠色的身影像幽靈一樣滴迅速移動,像風吹過一般地悄無聲息,暗暗自嘆弗如,畢竟是在山里長大的獵人,對山嶺之間的了解比自己強多了。

    瓦西多去的地方,是事前莫磊偵察過的狙擊點,他身上背著那支斯太爾Scout步槍,帶了三十發子彈,當莫磊跟周睿提及要來清除掉瓦倫汀的那一刻,他一直就處于亢奮狀態。是的,復仇讓人興奮。

    他最好的朋友西達現在還在醫院里,醫生說過了就算是治好了也只能坐輪椅了,瓦西多一想起來就心如刀絞,巴魯諾斯人向來恩怨分明,我們活著本來就已經很憋屈了,可就因為打算拖欠幾天的保護費,你們還不讓我們好好地活。

    眼前又出現了西達血肉模糊的腿,瓦西多禁不住深吸一口氣,平緩了一下心境,已經到達第一個狙擊點,他拿出羅門托給的單筒夜視望遠鏡,仔細地查看了一片地形,也不禁暗自佩服,這個位置是莫磊找到的,包含了狙擊點三個要素:潛伏、射擊、撤離,絕對是這附近最佳的位置了,但從營地朝上看,這里肯定不是最佳制高點。

    他伸手敲敲耳機,告訴莫磊,自己已經到位。

    站在營地300米外的坡度上,莫磊將身體跟山林融匯在一起,夜視鏡里,綠油油營地里四個巡邏哨在走動,他們在鏡頭里像是熱氣升騰的綠色波浪。

    營地占地至少有20畝,建筑在半山腰中的平地上,用樹枝、磚頭水泥跟帳篷組成的營地靜悄悄的。營地外圍用一圈鐵絲網圍上,六個哨樓圍繞著營地繞了一圈,形成一個多邊形,哨樓上都有機關槍跟一名士兵值守,但不知道是什么型號的機槍,營地中央有一堆綠油油的東西,應該是篝火燃燒過的痕跡,兩名士兵坐在篝火旁邊打盹。

    營地兩個出入口都有崗哨,崗亭外面擺放著米字架跟反坦克障礙,不過這些東西無非是個擺設,在這樣崎嶇的山區內,坦克也開不上來。前門崗亭里的兩名哨兵坐在里面吸煙,后門的崗亭夜視鏡里看不太清楚,至少會有一位哨兵值哨,還有兩位哨兵站在一棟營房的門口,這棟平房的樓頂上裝著圓盤式衛星電視天線,一臺發電機在帳篷那邊發出嗡嗡的響聲。

    莫磊拿著夜視鏡巡視一圈,之后閉上眼睛思索了幾秒,抬手在耳機上敲了四下,他這是告訴瓦西多,自己馬上就會先去干掉潛伏哨。他在夜視鏡里察看到至少有兩個位置可以設立暗哨,但看不到人影,不過這不重要,自己過去把他們清除掉就行。這樣的軍營、這樣的部隊,就算是需要殺個干凈大概自己有個三四名隊員也能做到。

    輕輕甩了甩手臂,莫磊活動了一下筋骨,也克制住自己戰斗之前的興奮。然后他調整了一下背囊的讓自己跟舒適一些,收起手槍,在叢林內緩緩移動。他每一步都踩在堅實的、沒有雜亂東西的地面,或者用腳尖把樹葉樹枝拔到一邊再朝前邁出一步,他心里一片清明,但腎上腺素的飆升又讓他激動難耐。

    三分鐘之后,他摸到第一個位置,他離那位暗哨相距2米左右的時候,暗哨仍舊一動不動地趴在那里,發出細微的鼾聲。莫磊哭笑不得,收起匕首,走過去伸出雙手抓住暗哨的脖子正反一扭,伴隨著輕微的骨裂聲,暗哨的腦袋被扭成了一個奇怪的姿勢。

    很好,能避免用刀子造成的血腥味,也避免自己沾上血腥容易暴露。

    抓起地上死人的AK47,聞了聞,便很鄙夷地拆散了丟得遠遠的——那把槍大概有一年沒保養過了。

    莫磊小跑著離開第一個位置,他伸手在耳機上敲了一下,告訴瓦西多已經清除一個,現在正趕過去清除第二個。

    他知道自己清除暗哨的做法看來稍有多余,但這是摸營、是暗殺行動,就得小心翼翼的清除每一種可能潛在的危險,除了所有的程序都是機械性的行為之外,你還得隨時應付突發的可能。

    第一位置跟第二位置相距有200米左右,這一段路莫磊走得有些困難,有一條很深的壕溝位于兩個位置的中段,他花了一點時間從側位繞過去,盡量選擇平坦的泥土或者巖石上穿行,暗哨就藏在兩塊巨大的山巖中間,他已經在夜視鏡里看到了身影。

    這邊的暗哨很盡職盡責的趴在AK后面,每隔幾分鐘就用放在手邊的夜視鏡查看一片營地的情況。但他每次查看完畢之后,就會忍不住在原地站起來活動一陣,在巖石上趴著真的太累了,他甚至腹誹自己的老大瓦倫汀,搞什么鬼暗哨嘛,這大山深處誰能進來?老大自己倒好,這個時間應該是趴在女人的肚皮上。

    哨兵例行公事地再次拿起夜視鏡看了一次,放下之后,甩甩頭想甩掉頭腦里的困意,便打算再次站起來活動一下身體。可是一只手突然從他身后伸出捂住了他的嘴,他剛想掙扎,便覺得脖子涼了涼,一股熱流涌出,他甚至不覺得有多痛,便覺得全身力氣隨著那個熱流慢慢消失。

    在他身后,莫磊單膝跪在哨兵的背部,靜靜待了幾秒鐘之后才松開手,雙手拉住尸體的雙腿朝巖石里面扯了車,并在地上隨意抓起一些枯枝跟落葉改在血液上,撿起步槍跟先前一般地放在鼻子下聞了聞,然后拆掉步槍,才轉身朝營地跑去。

    他一邊奔跑,一邊在耳機上敲了兩下,等待了半秒又敲了一下。

    他這是告訴瓦西多,暗哨已經清除完畢,現在去營地里,你得給我看好。

    不要說話!

    這是他兩天以來不斷跟瓦西多重復的要求。

    有危險就馬上撤離,這是他對瓦西多的第二個要求,他甚至擔心這一根筋的家伙不走,還特意告訴瓦西多,只有他脫離危險了,自己就一定能安全離開,不要拖累自己。

    潛伏在狙擊位的瓦西多,從莫磊竄進營地開始,身體便開始凝固了。他身前擺放著斯太爾Scout步槍,手指穩穩地放在扳機框外面,他把單筒夜視鏡用兩根繩索綁在步槍的導軌上,全副身神都投了進去,靜靜地等待著獵物的出現。

    他看見莫磊了,看見他干凈利落地從后門側邊的鐵絲網下面鉆了進去,看見他在帳篷跟營房之間穿插,迅速接近最中間的那一棟青磚建成的樓房下,那是莫磊推論出來的瓦倫汀所居住的地方,畢竟不可能普通士兵或者軍官的樓下會有兩個全副武裝的崗哨。8)
更多精彩小說,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若發現 第八十六章 風雨同舟-歷史軍事章節出錯,請您點此與我們聯系
本作品《全勤安保》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 水邊梳子 所有!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將作品用于商業用途,否則后果自負。

3d走势图最新2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