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書 | 我的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月評票 | 返回書頁
首頁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書目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很強大(我愛聽雨盟主)

上一頁 | 下一頁『 提示:本系統支持鍵盤左右方向鍵[←][→]翻頁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很強大(我愛聽雨盟主)

    張弛心說現在的支教老師都不用挑的嗎?教師隊伍也是什么人都能混進來的?這秦綠竹哪像個老師,根本就是個蠻不講理的女土匪。

    看著經歷過煙熏火燎的秦綠竹,發現她頭發也被燒焦了幾塊,運動服上也燒出了幾個破洞,張弛道:“這下不用吃飯了,可以減肥了。”

    消滅火情的張弛回到房間里也是又累又餓,他把泡面用熱水泡了,剛剛加上熱水,秦綠竹又敲門找了過來。

    張弛嚇得趕緊用報紙把泡面蓋起來,這包泡面是他最后的存糧了。

    秦綠竹是專門給他送餅干來得,可進了門馬上就聞到了方便面的味道,雖然張弛用報紙蓋上了,可味道是蓋不住的。

    秦綠竹望著張弛冷笑,目露狼顧之光,張弛有些心虛道:“有事嗎?”

    秦綠竹揚起手中的一小包餅干道:“我好心給你送餅干來了,你倒好,背著我偷吃啊!”

    張弛道:“我沒偷吃啊,我自己的泡面,我光明正大的吃。”

    秦綠竹冷冷道:“我最恨偷吃的男人!”

    張弛心說這秦綠竹該不是個神經病?

    秦綠竹把餅干扔給他,張弛趕緊接住了,秦綠竹已經趁著這個機會閃電般揭開了報紙,五谷道場紅燒牛肉面無處遁形。秦綠竹嘆了口氣道:“你知不知道,年輕人不能多吃方便食品,泡面里面好多防腐劑對胃損傷很大的。”

    “我偶爾吃一頓,沒關系。”

    秦綠竹道:“那也不行啊,你才十八歲,還在長身體的時候。”她皺了皺眉頭道:“我最討厭別人吃肉了。”

    張弛放下心來,想起秦綠竹是個素食主義者,自己的這碗紅燒牛肉面她應該不會感冒。

    秦綠竹說完卻很自然地拿起了叉子,打開那碗面,理所當然地吃了起來。

    張弛瞪大了雙眼,吞了口口水,他提醒秦綠竹道:“這面是我的。”

    “我嘗嘗。”

    “里面有防腐劑啊!”

    “就嘗一點沒關系的。”

    “紅燒牛肉面噯。”

    秦綠竹笑了起來:“這你也信啊,如果泡面里面真給你放牛肉,廠家豈不是要虧血本?”她小心喝了口湯,還很不淑女地砸吧了一下嘴唇,似乎覺得還不過癮,看到一旁的火腿腸,拿起來熟練地從中間一擰,向兩旁一拽,瀟灑打開,火腿腸和泡面絕佳搭配。

    “你不是吃素嗎?”

    秦綠竹沒有搭理他,全神貫注地品嘗那碗面,確切地說不是品嘗,因為在她品嘗的過程中,那碗面已經連湯都不剩了。

    秦綠竹吃完了那碗面,然后取出紙巾,擦了擦嘴唇,這才意識到自己滅火后還沒顧得上洗臉,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從來沒吃過那么好吃的泡面。”

    張大仙人望著飄然而去的秦綠竹,用力啃了一口干巴巴的餅干,你確定自己的良心不會痛嗎?

    “就是火腿腸小了點。”秦綠竹吃飽了還不忘挑毛病。

    張弛咬牙切齒心中浮現出有點惡毒的話:“原來你喜歡大的啊!”話到唇邊還是沒說,男人要有海納百川的胸懷,有容乃大。

    這一夜張弛輾轉難眠,后半夜下起了暴雨,閃電和雷聲交織,氣溫驟降,秦綠竹雖然給他送了一小盒兒童餅干,總共只有六片的餅干根本填不飽肚子,躺著難受,饑寒交迫的張弛唯有起來。看了看時間,才是凌晨一點,張弛翻箱倒柜,還是沒找到一丁點的食物。

    饑餓讓人清醒,可現在是深夜,張弛感到有些內急,他找了手電筒,準備出門方便,如果是他一個人住在這里,他肯定在門前就解決了,一場大雨肯定沖得干干凈凈,考慮到秦綠竹就住在隔壁,張弛還是保持了一定的君子風度。

    如果想去公廁要穿過操場,到校園的另外一邊,這么大的雨,別看距離不遠,一來一回也變成落湯雞了。他多走了幾步,來到走廊的盡頭,張弛盡情釋放的時候,突然看到不遠處飄著兩顆綠油油的的光點。

    一道閃電劃過,照亮天地,也照亮了周圍的景物,張弛瞬間看清,在距離他五米開外的地方竟然站著一頭牛犢般的野狼。他剛才看到漂浮著的綠色光點根本就是野狼的雙眼。

    張弛嚇得打了個哆嗦,他驚呼了一聲,可是他的聲音被接踵而至的滾滾雷聲掩蓋。張弛轉身就逃,那頭野狼已經騰空向張弛撲了上去。

    張弛在危急關頭并沒有失去冷靜,他在逃走的同時已經意識到自己無法在野狼追上自己之前順利逃入房間內。沿著走廊逃了兩步緊接著就是向左側急轉變線,頂著瓢潑大雨沖入了雨中,和逃命比起來,淋點雨根本不算什么。

    野狼因為張弛的這次變線而撲了個空,不過它轉身的速度更快,在意識到第一次攻擊落空之后,馬上轉向發動了第二次攻擊,后腿用力一蹬,騰空向雨中的張弛撲去。

    張弛這次是正面對著野狼,他已經無法逃開,壯著膽子,伸出雙手死死抓住野狼的一雙前爪,可是野狼強大的前沖力仍然將他撲倒在了地上。

    張弛近距離看到野狼犬牙交錯的獠牙,野狼張著血盆大口向張弛的頸部咬去。

    張弛雖然擁有一張防御力達到10000+的臉皮,可是他身體其他部分的防御力遠沒有到達這個境地,如果被野狼咬住了頸部,撕裂了他的頸部血管,他只能是死路一條。

    關鍵時刻一道身影出現在雨中,卻是秦綠竹出現在了野狼的身側,宛如神兵天降的她單手掄起石鎖,狠狠重擊在野狼的頭部。

    野狼招此重擊,被砸得從張弛身上翻滾下來。不過狼性兇殘,它仍然沒有放棄攻擊獵物的打算,從泥濘的地面上爬起,兇殘的目光鎖定了雨中的秦綠竹。

    秦綠竹傲立于暴風驟雨之中,擋在仍未能及時從地上爬起的張揚身前,表情鎮定,明澈的雙目中不見絲毫的畏懼,如一雙利劍般跋扈的雙眉之間蘊含著凜冽殺機。

    野狼開始后退,卻在接連后退三步之后重新向秦綠竹發起了沖鋒,灰色的身軀在如注的暴雨中撕扯出一道銀亮寬闊的雨霧,野獸也擁有自身的驕傲,寧戰死,不可退。

    秦綠竹手中的石鎖舉重若輕,長腿向前跨出一步,右臂舒展開來,自下而上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手中的石鎖重擊在野狼的下頜。

    張弛看清了秦綠竹必殺一擊的全過程,動作樸實無華,沒有過多的技巧可言,但是秦綠竹的出手實在太快,在她的對比下,野狼前撲的速度竟似變成了電影中的慢鏡頭。

    雷聲掩蓋住了野狼顱骨碎裂的聲音,在閃電中,野狼牛犢般的身軀橫飛了出去,飛出足足五米,連聲息都未發出重重摔落在了泥濘的操場上。

    張弛驚魂未定地站起身來,秦綠竹在擊殺野狼之時,剎那間表現出的戰斗力達到了300+,這樣的戰斗力已經超過了黃春麗,完勝李躍進,在張弛所見識過的高手之中,僅次于謀害黃春麗的殺手。

    秦綠竹將手中的石鎖丟在了地上,雨水很快就洗凈了石鎖上的血跡。經過張弛身邊的時候拍了拍他的肩頭。

    劫后余生的張弛跟著秦綠竹來到了走廊里。

    秦綠竹用手攏起搭在前額的亂發,輕聲道:“有沒有受傷?”

    張弛搖了搖頭:“謝謝!”

    秦綠竹笑了起來,露出滿口雪白整齊的牙。

    清晨驟雨初歇,整個校園被洗刷一新,因為這場暴雨,昨天遭受過一場火災的廚房徹底坍塌了,經歷了一夜風吹雨打的雛菊也殘了,滿地金黃。

    秦綠竹換了一身簡單樸素的衣服,白襯衫,石磨藍的牛仔褲,昨天因火災燒焦的頭發也被她剪掉了一部分,頭發變得更短了,不變得是她舉手抬足間的英氣和干練。

    秦綠竹發現昨晚闖入校園意圖傷人的野狼已經不見了,她朝隔壁張弛的房間看了一眼,房門緊閉著,可張弛應該不在,不然就無法解釋野狼尸體的去向。

    秦綠竹正在猶豫是不是應該去敲門驗證一下的時候,看到張弛從外面走了進來,手里端著一口因為長期煙熏火燎而分不清本來質地的土鍋,秦綠竹遠遠就聞到了空氣中飄來的香味兒。

    她主動招呼道:“早!”其實已經算不上很早,現在的時間已經是早晨七點了。

    張弛道:“還沒吃飯吧?我燉了粥。”

    秦綠竹點了點頭:“聞著很香呢。”

    張弛把鍋放在走廊的磚臺上,秦綠竹心領神會地回房拿來了自己的不銹鋼飯盒。

    張弛打開鍋蓋,里面煮了一鍋米粥,放了山野菜,小香蔥,還有一些白肉。

    秦綠竹在張弛盛飯的過程中充滿疑慮地望著他,腦海中思索著那頭野狼尸體的最終去向。終忍不住道:“這是什么肉?”

    張弛道:“放心吧,不是狼肉,我在河邊撈了點小蝦,撿了幾只河蚌。”

    秦綠竹道:“河蚌能吃?”在她的認知里,河蚌通常是凈化水的。

    張大仙人暗自嘆息,城里人真是沒文化!8)
更多精彩小說,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若發現 第一百二十一章 很強大(我愛聽雨盟主)-都市娛樂章節出錯,請您點此與我們聯系
本作品《天降我才必有用》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 石章魚 所有!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將作品用于商業用途,否則后果自負。

3d走势图最新200期